論商標代理人申請商標注冊和轉讓他人的合法性

(本條為知識產權專有出版物,轉載須經作者本人同意,并在顯著位置注明出處。)

1.今年4月23日第四次修訂的新《商標法》(以下簡稱“2019年商標法”)將于今年11月1日生效。2019年《商標法》第四條***款增加了“惡意商標注冊申請不予使用”的內容;第四十四條將違反第四條和第十九條第四款規定作為注冊商標無效的***原因。也就是說,2019年《商標法》第44條***款規定的注冊商標無效的***原因是不以使用為目的惡意注冊商標,商標代理機構在其代理服務以外的商品或服務上申請注冊商標。但是,2014年5月1日至2019年11月1日核準的注冊商標,其無效事由不適用《2019年商標法》,適用2013年8月第三次修訂的《2013年商標法》(以下簡稱《2013年商標法》)。

2.當時增加了2013年《商標法》第十九條第四款關于“除為其代理服務申請商標注冊外,商標代理機構不得申請其他商標注冊”的規定。將違反本款規定申請商標注冊的商標代理行為認定為擾亂商標注冊秩序的行為,是立法的本義。

3.因此,本文認為,對2019年《商標法》第四條***款和第四十四條***款的修改,實質上是2013年《商標法》第四條***款關于自然人需要的規定,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在其生產經營活動中為其商品或者服務取得商標專用權的,依照2013年《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的規定。***條進一步解釋和完善“以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登記”的規定。也就是說,不以惡意搶注為目的使用的商標,以及商標代理機構在其代理服務以外的商品或者服務上申請注冊的商標,也可以認定為2013年《商標法》第44條***款規定的“以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注冊”的商標,構成該注冊商標宣告無效的***理由。

4.《2013年商標法》施行后,商標代理機構、其法定代表人或者其他負責人、商標代理從業人員在商標代理服務以外的商品或者服務上申請商標注冊,經核準注冊后轉讓給他人的,是否仍屬于《2013年商標法》規定的注冊或者《2019年商標法》第44條***款規定的商標***無效事由?或者可以給予某些豁免?

5.一般說來,“毒樹果”不會因其持有者的變化而“無毒”,消除其“原罪”。2013年《商標法》和2019年《商標法》第44條***款規定的注冊商標無效的***理由,都是擾亂商標注冊秩序、損害公共利益、不當占用公共資源或者謀取不正當利益的案件。本文認為,2013年《商標法》和2019年《商標法》第44條***款規定的具有***無效事由的商標,不再屬于無效范圍,不予轉讓。否則會損害社會公共利益,擾亂商標注冊秩序。當然,如果受讓人是善意的,有實際使用意圖的,或者受讓人是被優先購買的,并且相關商標沒有商標法規定的其他***禁止注冊的理由,根據行政效率原則和比例原則,可以免除相關受讓人的無效申報。

6.需要指出的是,2001年10月第二次修訂的《商標法》(以下簡稱《2001年商標法》)并沒有***禁止商標代理機構在其代理服務以外的商品或服務上申請注冊商標。因此,在有效實施《商標法》第2013條之前(2014年5月1日以前),商標代理機構對其代理服務以外的商品或服務進行注冊的商標不能認定為商標第41.1條規定的注冊商標的***取消原因的存在。2001年法律。也就是說,2014年5月1日前經商標局核準的上述注冊商標,沒有2001年《商標法》規定的其他***禁止注冊的理由,不損害他人的合法在先權益的,已轉讓給商標代理機構以外的其他經營者的,2001年《商標法》第四十一條規定不得宣告其無效。

7.但是,作為專業組織和專業人員,商標代理機構及其從業人員對商業標識的知名度和意義應該更加敏感和認知,也應該承擔更多的社會責任?!?013年商標法》實施前,商標代理機構對其代理服務以外的商品或服務申請商標注冊,明顯缺乏真實使用意圖,申請注冊的商標與他人具有一定知名度或者顯著特征的商標等商業標志相同或者近似,存在銷售商標的情形,“所提供的商品(服務)的生產、制造、加工,根據2001年《商標法》第41條***款的規定,由其選定或分配的需要取得商標專用權的“***禁止注冊”。

8.因此,在2013年《商標法》生效之前,允許商標代理機構及其商標代理從業人員在沒有實際使用意圖的代理服務以外的商品或服務中注冊商標。商標轉讓給第三人的,視為2001年《商標法》第四十一條***款規定的***禁止注冊。表格依法宣告無效。